复盘以太坊:只有当 ETH 成为货币,以太坊才能成功

  • 2019-8-12 10:42
  • 4881
  • ETH,加密货币

加密货币投资机构 Mythos Capital 创始人 Ryan Sean Adams 认为 ETH 被低估,他将向我们解释为什么 ETH 像货币一样身兼价值存储、交换媒介和账户单位功能于一体,并告诉我们为什么这个理念十分重要。

Ryan Sean Adams

 

ETH 就是货币。这一点非常重要!

在以太坊文化里,人们似乎不太愿意谈论价格,社区成员好像也总是把「BUIDL」当作口头禅。虽然在社区服务等很多方面值得提倡这种精神,但这样也会让人们低估、甚至误解了以太坊作为「资产」的强大潜力。

 

没错,ETH 被低估了!

 

 

什么是 ETH?

 

 

 

ETH 具有实用性,但它不仅是实用型代币;ETH 可以被用于权益抵押(staking),但又不仅是权益抵押代币;事实上,以太坊是一种新兴经济体,而 ETH 则是这个经济体的储备资产。

 

ETH 是一个具有三大特质的「综合」资产:

  1. ETH 是一种具有资本性质的资产,就像政府债券。当抵押的 ETH 为保护网络安全而进行交换时,会产生回报,就会产生持续的「价值流」。
  2. ETH 是一种可转换资产,就像石油。在支付交易中使用时,ETH 会被转换成另一种资产。作为可转换资产,ETH 通过供需来定价,但这种情况下不会产生持续的价值流。
  3. ETH 是一种货币,就像黄金或美元一样。作为一种替代法币的「货币」,ETH 通过供需来定价。这种属性让 ETH 具有「货币溢价」的特点,而在这种情况下, ETH 的价值是高于资本资产价值和可转换资产价值的。
现在,ETH 的货币属性可以被拆分成几个部分。货币的通用定义是价值存储(SoV)、交换媒介(MoE)和账户单位(UoA)。当用于抵押贷款或保护财富的时候,ETH 就是一种价值存储(SoV)资产;而当用于定价、或是购买收藏品及用于初始代币发行(ICO)的时候,ETH 又扮演了交换媒介和账户单位的角色。

反对「ETH 是货币」的观点有哪些?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认同「ETH 是货币」。目前,针对「ETH 是货币」这种观点,主要有三个反对意见:

第一个就是波动性,ETH 不够稳定,因此人们认为它无法成为可靠的交换媒介和账户单位。虽然网络价值扩大到「万亿」级别会让 ETH 的波动性有所下降,但不可否认,相比于其他许多货币用例来说,ETH 的确太不稳定了。

但是 ETH 可以用「ETH 合成」(ETH-synthetics)等方式解决价值稳定问题,就像美元在黄金标准下受到黄金背书一样。以 DAI 为例,DAI 与美元挂钩来确保稳定性,但是 DAI 不能直接兑换美元,它只能兑换 ETH。DAI 之所以与美元锚定,仅仅是为了方便起见,并且可以随意切换到另一个账户单位。

所以,这就是一个解决波动问题的答案,在 DAI 这种形式下,ETH 就能成为低波动性的交换媒介和货币单位。

第二个是货币政策。人们质疑 ETH 发行,认为它可能会像法币一样产生通货膨胀。但实际上,在 ETH 发行方面的确有很多错误的论述,但我们必须澄清一些事实:

  • 以太坊发行率现在维持在 4.6%,而且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少;
  • 以太坊的权益证明(PoS)设计的主要目标就是为了降低发行成本和提高安全性——在权益证明下,以太坊发行率将会降至 1% 左右;
  • ETH 权益持有人会因为发行量减少而获得激励——这与中央银行法定货币发行方的激励措施完全相反;
  • ETH 的稀缺性和 BTC 稀缺性都依赖于节点和开发者社区强制执行的社会契约支持,他们可以随时通过硬分叉的方式来「反抗权威」。
ETH 的货币政策是尽可能用最低限度的发行量来确保网络安全,这种结构确保了安全预测的长期充分性,而不是执行像比特币那样每四年将安全性减半的政策。在权益证明下,ETH 每年的发行量将低于现有的价值存储资产,比如黄金。

可以这么说,ETH 的货币政策对于作为一种价值存储货币来说已经是绰绰有余了。市场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实现这一目标,聪明的参与者已经开始这么做了。

 

第三,虽然有人承认 ETH 是货币,但却只承认它是以太坊经济体里的货币。

然而,我们没有理由相信 ETH 应该被局限在自己的原生经济体里。实际上,如果我们用 ETH 债券进行担保,并且用数万亿的 ETH 作为支持价值存储的货币和金融工具,那么以太坊完全可以成为开放式金融的「中性的全球结算层」(a neutral global settlement layer)。未来,ETH 应该也会作为一种全球持有的非主权资产被纳入到所有主要机构基金和中央银行的资产负债表里。

链闻注:关于最后这点,推荐阅读 Visa 负责合作事务的 Cuy Sheffield 撰写的一篇文章:「开脑洞:从国家安全角度来看以太币,其价值或许低估

所以,这最后一个针对「ETH 是货币」的反对意见,可能取决于人们对以太坊愿景的局限性。

 

谁最关心 ETH 是否是货币?

 

 

下面为我们可以探讨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ETH 是货币」这件事很重要?笔者总是和一些人就这个问题进行交流,我们通常会有下面这样的对话:

提问者:谁会在乎 ETH 是不是货币?

我:如果 ETH 不被认为是一种货币,那么它的价值永远到不到万亿美元级别。

提问者:那么到底谁会在乎呢?不管 ETH 是 10 美元还是 10,000 美元,它的运作方式会有变化吗?

我:不,不是这样。在较低的价格下,ETH 的运行表现并不好。

如果 ETH 的价格很低,可能会出现以下几个问题:

  • 以太坊网络资产的经济安全性会有所降低;(见注 1)
  • 基于以太坊价值存储的「合成代币」和货币(比如 DAI)的经济带宽会有所减少;(见注 2)
  • 支付以太坊开发的经济资源会变得更少;
  • 以太坊作为全球金融体系的经济信誉会受到影响。
出于上述原因,开放式金融网络的取胜之匙就是要在基础货币层面上成为一种价值存储资产。如果不是 ETH,那么一个不那么开放、不那么无授权、甚至不那么去中心化的网络便会取而代之。

Libra 提供了一个封闭式货币和一个封闭式银行系统。比特币提供了一个开放式货币,但却是一个封闭式银行系统。(见注 3)只有以太坊能够提供一个开放式货币和一个开放式银行系统。

 

以太坊是一个无授权系统,和互联网很像,也可以像 BitTorrent 那样抵制审查,同时又能扮演 TCP/IP 这种公共协议的角色。

在我看来,以太坊是一个为全世界而生的去中心化金融系统。我希望以太坊可以成功,因为这样的结果非常重要;但只有 ETH 是货币,以太坊才能成功。

注 1:在工作量证明和权益证明共识中,以太坊安全性的增长与 ETH 价值成正比。特别是在一些承载资产(bearers assets),比如一些只能在以太坊区块链清算的资产,包括 DAI 和 REP,而不是可撤销的 USDT 和 GUSD,他们需要较高的区块链安全性以防止双花攻击。虽然很难说明他们到底需要多大的安全性,但很明显,安全性更高的公共区块链将受到更高价值承载资产的信任,并且网络效应也会具有复合性。

注 2:「经济带宽」指的是价值存储资产可以支持其所支持资产的能力。假定以太坊网络价值为 100 亿,并且有 10% 的 ETH 被锁定以支持 6.66 亿美元的 DAI。那么当网络价值达到 1T 美元,就能支持 660 亿美元的 DAI。也就是说,基础货币的价值越高,系统的经济带宽就越大。

注 3:比特币需要使用中心化加密货币交易所,比如 BitMex、Coinbase、币安和 BlockFi。以太坊虽然也需要这些「加密银行」,但并不会依赖他们。事实上,以太坊允许去中心化的银行协议网络,比如 Uniswap,Maker,Set 和 Compound。相比于更封闭的银行层,以太坊智能合约协议里的可编程性提供了一个更开放的银行层。

 

撰文:Ryan Sean Adams,加密货币投资机构 Mythos Capital 创始人

链闻获得本文作者授权翻译并发表中文版本。

点赞